咸鱼烁

【帽檐夜景】

  我见过最多的夜景是布质军帽的帽檐,迷彩的颜色混杂在一起,遮住了上方的大半视线。
  衣领上的军衔,金色的星星亮的扎眼,我有多少次想撕下它,它又是粘得那么牢固,像捆住我放荡不羁的心的绳索。
  我清晰的记得双腿的酸麻,脚底的刺痛,子弹飞过的嗖嗖声,头顶的烈日和没完没了的苦训,那已经过了许久了。我有时会怀念那段“受虐”的日子,单纯又傻气,和兄弟们许下同生共死的诺言,却早已无法完成了。
  年少气盛,早已不在。
  肩上的军衔无比沉重,身上的军装满是尘土,脚下的军靴布满划痕,额前的红星熠熠生辉,这是组成我的全部。我没了放荡大胆的心,却挑起了保家卫国的重担,我成长了,也沧桑了。
  我站在一片漆黑的草地上,耳边响起了整齐的踏步声,和那震耳欲聋的口令,一抬头,便是那被月光照亮的迷彩的帽檐,那是最美的夜景,美过满天繁星

军训之后差点累死的随笔。
叙述很乱随便码的。

“一个人回家?已经很晚了啊。”
“我可以送你回家哦。”
“我就在这啊?就在这……”
“不在后面哦。”
刚刚换上的路灯熄灭了

搞事情啊 露熊伊利亚蜜汁反复横跳
截图来自b站Co视漫展视频